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论文 >

冠军去哪了冠军龙清泉的“普通”生活

发布日期:2022-05-23 23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奥运会、世锦赛、亚运会、全运会等大赛中,体育“湘军”为祖国、为湖南捧回一座座奖杯。

  赛场上,镜头里,他们是挥洒汗泪不言弃的运动员,是为祖国争光,为湖南添彩的偶像。

  他们会“见缝插针”谈恋爱?他们会被粉丝“围追堵截”吗?会为伤病而苦恼吗?会为带娃而头疼吗?是不是和大伙一样,有着被柴米油盐围绕的幸福和烦恼?三湘都市报推出《冠军去哪了》系列报道,讲述湘籍体育偶像“光环”外的“人间烟火”味。

  龙清泉,1990年出生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,北京奥运会、里约奥运会男子举重56公斤级冠军。

  红上衣,黑长裤,再加一件连帽马甲。1月4日,在冬日长沙湿冷的空气中,龙清泉穿着略显单薄,却神采飞扬。

  从2017年天津全运会后,龙清泉逐渐淡出举重台。一举拿下北京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男子举重56公斤级冠军的他,如今在忙些什么?“我啊,忙着为运动员服务,周末忙着带娃呢!”见面时,龙清泉正在湖南省举重运动管理中心观看训练。面对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,他的笑容和两夺奥运金牌时一样灿烂。

  现在的龙清泉,是湖南省体育局全运会备战办的一名行政工作者。从“龙滚滚”成长为两个娃的龙爸爸,生活中,他也会遇到和普通爸爸们一样的幸福烦恼。

  “有网友把我拿了金牌的照片与《功夫熊猫》中大熊猫原型“滚滚”的吐舌图放在一起,给我取名“龙滚滚”。”2021年12月29日,体育湘军宣讲团“四进”活动走进长沙明达中学。曾两度夺得奥运会举重冠军的龙清泉,站在演讲台上侃侃回忆自己的励志经历,风趣的话语将台下学生逗笑。

  孩子们纯真的笑脸,让龙清泉倍感亲切。他家也有两个小宝贝--7岁的“小小龙”龙嘉瑞和5岁的“迷你龙”龙嘉骏。“家里两个娃,兄弟感情好,才打完架,两分钟后就和好如初。”作为父亲,龙清泉坦言非常感谢妻子和老丈人,由于一直忙于训练和工作,自己带娃的时间并不多,“以前经常在外训练比赛,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。现在开始做行政工作,也是绞尽脑汁想把工作做好,争取周末时间带他们玩。”

  聊起自家娃,龙清泉打开了话匣子。在有限的亲子时光中,他带大儿子接触了多种运动。“轮滑、攀岩、篮球,周末的时候会带他练练,还带他去尝试了滑雪。”说到这,龙清泉笑容又开始“泛滥”。原来,时常参与推广全民健身活动的他,前段时间还被儿子所在学校邀请参加运动会,“我一看,不论是带孩子们运动,还是亲自上场比赛,我都行啊。学校可找对人了。”

  龙清泉打开手机相册,给记者分享他的育儿故事--普通爸爸可能经历的育儿事件,这位冠军爸爸没少参与。“你看,我还参加了孩子学校的护校活动。举着防暴钢叉,威武吧!”

  现在,儿子的学业辅导即将成为这位冠军爸爸的幸福烦恼。“大儿子就读小学一年级,我辅导作业还算上手。等孩子再大点,他们的作业难度对我而言,可能比写工作报告更令人头疼。”龙清泉自嘲着,白皙的脸有点涨红。

  对这位奥运冠军而言,为孩子辅导作业犯难是“未来式”,令人头疼的“现在式”则是写工作报告。

  “运动员时期,我是‘体力输出’,现在的工作需要‘脑力输出’。”目前,龙清泉在省体育局全运会备战办负责行政工作,需要和各队沟通,熟悉队伍训练情况。“省体育局机关大院和运动管理中心,我两边都得跑。”在省举重运动管理中心,龙清泉边和运动员们交流训练感受,边用手机记笔记。

  “由于多年来一直在训练比赛,2020年走上现在的工作岗位后,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在各队调研后,撰写工作报告。毕竟万事开头难,这对我而言,大概相当于以前备战大赛吧。熟悉了工作流程后,就比较熟练了。”

  在他最熟悉的省举重队中,龙清泉也经常和“后生”们分享自己的经验。“从我老家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选拔出来的举重运动员越来越多了,大家是老乡,平常和他们交流也很多。”看着运动员们每天花四五个小时重复地举起杠铃,仍然干劲十足,龙清泉仿佛看到了那些年不言败的自己。

  “现在不行了,即使我只是单纯地想通过杠铃锻炼下身体,举几个小时,肌肉得痛一个星期。”2017年全运会后,龙清泉开始慢慢淡出举重台,以另一种方式为湖南举重的发展保驾护航,“2016年里约奥运会拿下金牌后,正逢我小儿子出生。有朋友调侃我,开放三胎了,再生一个,再拿一块金牌。”

  对于未来,龙清泉希望在这个工作岗位上,为湖南体育事业添砖加瓦。他笑言,“奥运冠军的头衔已经‘过气’了,未来依旧要多做少说。”低调如他,有低谷崛起的实力,也有打败困难的勇气。